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他的相亲女 > 第六十三章:他发现她心里还有他.

第六十三章:他发现她心里还有他.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
  
      吃完饭洗完澡已经是九点了,季溪一个人到厨房去处理海产品,叶枫则在书房处理一些事务。
  
      几分钟后,叶枫从书房出来,走到餐厅见季溪一个人在厨房里忙,他正想过去问却看到置物架上有一个新买的保温桶。
  
      他把包装打开,保温桶不大淡绿色的桶身,很是小巧可爱。
  
      “这家伙难道还要把爱心早餐带到公司去?”叶枫小声嘀咕,再看厨房的季溪时目光里全是温柔。
  
      他喜欢这种感觉,自己心爱的女人为了他们的一日三餐在忙碌,这种温馨中透着满满的烟火气息。
  
      是他向往的生活。
  
      他甚至开始幻想跟季溪两个人的婚礼以及他们婚后的生活,每天一起上班一起下班,然后生两个可爱的孩子,他甚至开始想孩子的名字。
  
      他脸上的那份温柔慢慢地变成了一种幸福,他把保温桶装好放回置物架去了厨房,从身后抱住了季溪。
  
      他把下巴搁在季溪的脖颈之间看着她手上的大虾,“怎么还在忙?”
  
      “清理好了明天早上好熬粥。”季溪回答。
  
      “熬粥这么麻烦呀,下回我们改吃西式早餐烤点面包煎个鸡蛋,我也学一学,以后我做给你吃。”
  
      季溪扭过头看着叶枫完美的侧颜,她温柔地嗯了一声,“这粥也是我最后一次熬,以后不会了,再也不会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是呀,太麻烦了。”叶枫并不知道季溪的话里有所指,他依然沉浸在自己的幸福中。
  
      他把季溪又抱紧了一些,吻细细密密地落到她的后脖颈上。
  
      “叶枫哥?”
  
      “真好闻。”叶枫绕到她前面在她侧颈上又亲了一下,“有蜜糖的味道。”
  
      “叶枫哥,这厨房全是海腥味那有蜜糖味?”
  
      “你身上有。你知道吗,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你给我拉椅子,我就闻到了你身上的蜜糖味,我心里就想这个小女生擦得什么香水呀,怎么这么好闻。”
  
      “后来我才知道那其实是你的体香,”叶枫又把吻落到季溪的吻边,“一个男人如果对一个女人动了心连鼻子都敏感起来,闻过一次就终生难忘。”
  
      “气味对你们很重要吗?”
  
      “当然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……如果你恨一个人也会记住她的味道吗?”
  
      “我没有恨的人。”
  
      “苏熔呢?”季溪看着他,目光清澈,她只是想弄明白顾夜恒让她喷anlisa专属的香水是不是如顾夜恒所说不想爱上她。
  
      “为什么提到苏熔?”
  
      “我就是想知道,如果我身上有她的味道你会喜欢吗?”
  
      “你身上怎么会有她的味道。”很显然叶枫不想继续这个话题。
  
      但季溪想,她再次追问,“如果我喷跟她一样的香水,你会反感吗?”
  
      叶枫,“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我就是想知道,你如实地回答我好不好?”
  
      叶枫想了想,“如果我记得她喷过什么香水,你要是跟她用同款,我可能会让你换掉。不过我并不记得,你喷什么香水我都无所谓,当然你跟我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最好不要喷香水,我喜欢闻你的味道。”
  
      说完,他问季溪,“你为什么要问这些。”
  
      “就是好奇,不过现在不好奇了。”季溪转过身双手撑在水槽上,她想关于香水的事情顾夜恒让她用,何许真如他所说他不想再陷进爱里。
  
      但这件事情本身也说明一个问题,当初顾夜恒一定是对anlisa爱得很深,只有刻骨铭心的爱才会滋生出不可抹灭的恨。
  
      所以她的替身论并没有问题,顾夜恒并没有真正地喜欢过她。
  
      因为顾夜恒这个人爱也爱得张狂,恨也恨得执着。
  
      而他对她没有爱也没有恨,有的只是背叛后愤怒,仅此而已。
  
      季溪耸了耸肩,继续挑虾线。
  
      叶枫单手支在厨房案台上歪着头看着季溪,“你是不是在意今天苏熔过来找我?”
  
      “你现在才问我在不在意?”季溪斜睨了他一眼,故意逗他。
  
      叶枫恍然大悟,“哦,刚才你那么主动是因为这件事情,你在宣布主权?”他像是发现了新大陆,“因为你吃醋了?”
  
      “我没有吃醋,”季溪不想叶枫误会,“我相信你,也相信我们的感情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这么主动,这可不像你?”
  
      因为她想确定自己的心,她想用肌肤之亲来修补她心中的那条缝隙,让自己不要摇摆,不要再去想顾夜恒。
  
      但这些她不能告诉叶枫。
  
      “我偶尔也想主动一下。”季溪抬眸看向叶枫,用反问来掩盖事实,“难道不行吗?”
  
      “行,当然行。”叶枫俯下身吻了一下她的唇,“只要你想我随时听从差遣。”他顿了顿问她,“你现在想不想?”
  
      “现在?”他们不是有过一次吗?
  
      “我还要处理这些虾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我先去夜跑,跑完回来后我们再继续。”叶枫朝她意味深长地眨了眨眼睛,然后出了厨房。
  
      听到关门声,季溪挑虾线的手都开始抖了。
  
      叶枫在这方面的战斗力一点都不输顾夜恒,虽然他温柔一些,但他也挺能折腾。
  
      他们才刚开始同居呀!
  
      晚上,他们果然还是继续了。
  
      第二天,季溪熬好粥后,叶枫还没有起床,她没有等他而是给他留了一张纸条,匆匆拧着保温桶出了门。
  
      她赶到医院,医院却告知她顾夜恒昨天下午就办了出院手续。
  
      季溪连忙给简秘书打电话。
  
      “顾总在别墅里面静养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粥怎么办?”她也不能送到别墅去。
  
      简秘书总是那么善解人意,他让季溪把粥送到他的住处,“我等一下要去顾总那,我帮你带过去。”
  
      “谢谢!”
  
      季溪打了一辆车,这时叶枫的电话打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一个人先走了?”
  
      “啊,我要回宿舍取点东西。”季溪用事先编好的理由搪塞。
  
      “很重要的东西吗,还特意跑过去?”
  
      “是呀,粥你喝了吗?”季溪转移了话题。
  
      “正在喝,早上起来喝碗粥胃里暖暖的,谢谢你季溪!”
  
      “不用谢,桌上还有鸡蛋跟火腿,也要记得吃。”
  
      “嗯。”叶枫挂了电话,目光落到了置物架上,昨天放在上面的保温桶已经不在了。
  
      他以为是季溪把熬好的粥给袁国莉送了过去,所以并没有多想。
  
      他吃完早餐正准备换衣服出门,这时辛秘书的电话打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叶总,今天上午总部的会议取消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取消了?”这是很早就定下来的会议,也是恒兴第四季度最为重要的会议,怎么临到要开的时候取消了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原因?”他问辛秘书。
  
      “没说原因。”辛秘书问道,“您还在家吧?”
  
      “嗯,正准备出门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我开车过去找您吧,会议虽然取消了,但是星耀马上要上的这个项目还是要找顾总签字的,我来拿文件。”
  
      昨天晚上叶枫已经审核了星耀的这个项目,他原计划是准备今天开会时提前到顾夜恒办公室把审批给签了。
  
      但没想到会议临时取消。
  
      想到辛秘书过来还要来回的跑,叶枫说道,“文件我拿过去签吧,我这里离总部大楼近一些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我直接到公司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嗯。”
  
      结束跟自己秘书的通话,叶枫马上给简秘书去了一个电话,他想询问一下顾夜恒的行程。
  
      会议既然取消顾夜恒肯定是另有安排,他想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过去最为合适。
  
      “我等一下要去见顾总,如果叶总你有要事的话,我们一起过去。”
  
      “顾总怎么了?怎么突然取消了会议?”
  
      “顾总病了。”
  
      啊!
  
      得知顾夜恒在半山别墅养病,叶枫内心还是挣扎了一下,他知道季溪曾经也住在哪里。
  
      虽然他能理解也不介意季溪的这些过往,可是让他到别墅里直接面对里面的一景一物,他自知这需要一点勇气。
  
      因为他会想象,想象着别墅里曾经发生过的事。
  
      带着这种挣扎,叶枫还是去了半山别墅,他在门口等了一会儿,简秘书的车过来了。
  
      他下了车,手里拧着一个保温桶。
  
      这个绿色外观的保温桶一出现,叶枫的眼皮就跳了一下。
  
      这是季溪昨天买的保温桶,怎么会出现在简秘书手上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