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剑仙在此 > 第五百九十章 吃我一炮

第五百九十章 吃我一炮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钱三省很兴奋。
  兴奋的浑身颤栗。
  看着巍山部的大军,看着流云部的大军,他感觉到了权势和力量的滋味。
  他的父亲,巍山部最大营【巨像营】的主帅,巍山战部寇部主最信任的臂膀之一,此时就在他的身边。
  不远处则是巍山战部的【小战神】公孙白。
  钱三省看了一眼公孙白。
  呵呵。
  他已经听说了,公孙白被云梦营地俘虏——据说林北辰都没有出手,只是手下一个老鼠战宠就解决了,麾下十九个白马侍从,全部都陷落在了云梦营地之中。
  妄有威名,实则不堪一击。
  可见军中的这些将领,无能到了什么程度。
  这种废物也可以成为【小战神】?
  不过,他也乐得见到公孙白率军前来围攻云梦营地。
  至少可以利用他,来对付林北辰。
  想起后者,钱三省恨得牙痒痒。
  他自问乃是实力卓绝,智慧超群的天才,却被这个外来流民,在审批厅中狠狠地羞辱。
  今日大军起来,就是要将林北辰连同云梦营地这些难民,连根拔起,他要让林北辰亲眼看看,杂草就是杂草,凭什么和真正的大贵族竞争?个人的武力在强大的势力面前,只是一个笑话。
  钱三省越想越高兴。
  他几乎快要乐的笑出声来了。
  出来吧,跪下吧,受死吧!
  哈哈哈。
  在他的兴奋的低笑声中——
  轰轰轰!
  对面的云梦营地中,也是三声号炮响起。
  紧接着就看一队身穿红色甲胄的士兵,全副武装,腰悬长剑,从营地大门口冲出来,分为两列,左右排开。
  士兵?
  云梦营地之中,竟然藏着军队?
  巍山战部的部主寇中正看了一眼身边的公孙白。
  后者道:“这便是林北辰的挖矿军,实力不弱。”
  寇中正默然不语。
  他的心中,还在回味着高特使的军令。
  这是一条很奇怪的军令。
  只是让他来对付林北辰。
  ‘对付’这两个字,用的就非常精髓了。
  可以理解为镇压。
  也可以理解为交涉。
  但不管如何,起码表面上的文章,却是要做够的。
  何况林北辰挑了醉花楼的人,而这醉花楼,却是他自己名下的产业。
  要是不做出反应,那以后朝晖城三十大战部的人,岂不是都可以将他寇中正,看成是笑话了?
  一切,等到擒下林北辰这个祸首再说吧。
  不过云梦营地中,竟然有军队?
  寇中正也是身在军伍多年,目光远超钱三省这种纸上谈兵自鸣得意的废物,自然是一眼看出来,从营地大门口中冲出来的挖矿军,绝对不是什么乌合之众,还真的是一支精锐之师。
  不论是整体气势,还是单体的修为波动……
  这样一支军队,放在自己的巍山战部之中,也绝对可以当做是王牌营。
  这就是林北辰这个纨绔的依仗吗?
  “大人,这个林北辰,竟敢在难民营中,私藏军队,用心险恶啊。”
  身边一位五十岁左右的老者,颌下三缕鼠须,看着便有一副精明狡诈之相,捻须缓缓地道:“再联想到林北辰竟然是从海族占领区,一路毫发无伤地将云梦人带回到朝晖城,这就不得不令人深思了,万一他与海族,里应外合,突然发难,朝晖城危矣。”
  此诛心之言也。
  巍山战部之主寇中正闻言,心头也不由得闪过一丝阴霾。
  或许言过其实。
  但不得不防。
  “钱参谋言之有理。”
  寇中正缓缓点头,眼中的杀意,越发凝重了起来。
  这时,就听得云梦营地中,又是六声号炮之声。
  然后就看一面火红色的大旗,被一个又白又渲的清秀胖子高高地举起,在冬日的寒风之中迎风招展,哗啦啦猎猎作响,旗帜上写着几个大字——
  ‘英勇无敌大元帅’。
  又有十匹白马,从营地里奔腾而出。
  马上坐着的骑士,虽然都是棉衣布袍,并未着甲,但却令巍山战部中的许多高手强者,眼神微微一凝。
  无他。
  这些骑士,赫然都是高手中的高手。
  最低着也是半步武道宗师。
  整整十位武道宗师?
  寇中正的脸上闪过一丝愕然。
  这可是远远超出他的想象。
  情况……
  似乎不如自己想象中的乐观?
  “哈哈哈,笑死我了,一群棉衣土狗,竟然也配身骑白马?”
  一个刺耳的笑声传来。
  寇中正扭头看去。
  却见一个身穿锦衣,面色浮华,黑色眼窝明显的少年,目无军纪,骑着一头鞍具金银交错、宝石点缀的疾行兽,在指着那十匹白马上的骑士,放声嘲笑,不由问道:“此何人也?”
  大参谋钱智心中一颤,连忙道:“回禀大人,这是犬子,如今任职行政厅,就是他举报林北辰大闹衙门,打伤同僚,作为证人之一,随军前来讨伐云梦营地。”
  寇中正还未来得及说话,就听钱三省有阴阳怪气地大笑道:“哦哈哈哈,真的是奇怪啊,这些棉衣土狗胯下的白马,倒是神骏的紧啊,也不知道是怎么得来的,哈哈哈。”
  这一句话,令身骑白马的公孙白,一下子如触逆鳞,面色阴沉如水。
  钱智心中一个激灵,连忙喝道:“孽子无知,怎敢在军阵前喧哗?退下。”
  钱三省一愣,看到父亲脸上的怒意,强忍着没有反驳,操控着疾行兽,缓缓地朝后退了几步。
  这时——
  轰轰轰轰!
  又是数道号炮声响起。
  寇中正等巍山战部的将领们,顿时脸就有点黑。
  有完没完啊。
  一阵接着一阵地打.炮。
  就算是人皇陛下出阵,也不用连续放这么多号炮吧?
  这派头简直没谱。
  一直都在军阵之后的龙啸天,还有武道大宗师陈东阳,也都忍不住嘴角趔趄了。
  “这小杂碎,真是不知死活。”
  龙啸天咬牙切齿地道。
  他现在绝对是恨毒了林北辰。
  刑场上让他丢尽了脸面,还被破坏了他的大计。
  陈东阳摸着自己乱糟糟像是茅草鸡窝一样的头发,若有所思地道:“徒儿啊,我受到了启发,这个林北辰有点儿意思,别的不说,单单就这出场,让为师有点儿羡慕啊,做官是为了什么,不就是要讲一个排场派头嘛,咱得学一学啊。”
  “师父,这小杂碎脑子不好使,官场讲究的是秩序……”
  龙啸天下意识地回答道。
  啪。
  陈东阳一巴掌就排在龙啸天的脸上,道:“说过多少次了,叫我大人。”
  龙啸天:???
  是谁刚才先叫我徒儿的?
  这特么的找谁说理去。
  老东西,你做人不能太双标啊。
  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之下,只见两个身骑白马的美少女,从营地中走出来。
  这两个少女,是真的美如天仙啊。
  都是一身白色剑士服,腰悬小银剑,胯下白马,英姿飒爽,瞬间不知道吸引了多少目光。
  而中间行走着的,则是一个骑着……呃,骑着一头亮青色插翅老虎的美少年。
  一身甲胄,好像是临时拼凑,不太合身。
  胯下的小老虎看起来威风凛……呃,看起来有不情愿,似乎还有点抖。
  但不管怎么说,骑虎少年这卖相,真的是威武到了极点。
  之前出现的那个又白又渲的少年胖子,举着【英勇无敌大元帅】的大旗,跟在后面。
  旗帜连同旗杆,看起来足足有五六千斤了吧,但这胖子一只手就牢牢地举起,丝毫不费力的样子,另一只手还拿着鸡腿在使劲地啃,仿佛是几百年没有吃过鸡,饿死鬼投胎一样。
  这排场,讲究中带着诡异。
  “呔。”
  林北辰来到阵前,大喝一声。
  别说嗓门还挺大。
  这一生仿佛是天上咔嚓一声,炸响了一道滚雷。
  更远处山丘和沟壑中,看热闹的各方流民们,被狠狠地吓了一跳。
  云梦营地成为了第二城区风云漩涡的中心。
  这几日以来,杨老大兄弟八人,连同银焰城的一些流民,在偌大的第三城区,疯狂地宣传云梦营地的招工政策,异军突起的云梦营地,引起了第二城区无数难民营的注意,抱着不同的目的和期待,天天都有人到营地外询问,也有人远远地在观察……
  而今天城中大军、警务厅的高手、卫队前来围剿云梦营地,一下子就吸引了无数的目光。
  消息传开。
  就在林北辰摆谱的这段时间,已经有数十万来自于各大流民营地的人,在周围远处观望局势了。
  林北辰像是唱戏文里的人一样,骑着插翅虎来回个走了几步,喝了一声,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,为何来犯我云梦营地?”
  对面。
  统帅寇中正心里不由得产生一种啼笑皆非的感觉。
  钱智清了清嗓子,往前一步,朗声呵斥道:“大胆林北辰,竟敢无视王法,殴打第三城区平民,袭击巍山部守城士兵,还攻击前来谈判的公孙白将军,简直是丧心病狂,你们云梦城,是要与省主大人作对吗?”
  配合着他的呵斥,身后的大军发出了剑盾敲击的声音。
  整齐而又雄浑的敲击声,仿佛是巨浪大潮迎面翻滚而来,就要将前方的一切都淹没吞噬一样,令人心头发寒。
  “吼——!”
  亮青色的小老虎仰头大吼一声。
  声波形成有形的气浪,以林北辰为原点,扇形爆发开来。
  对面的马匹,疾行兽顿时吓得瑟瑟发抖,希律律后退,甚至还当场吓得屎尿齐流的……
  原本看似是威武无比的大军阵型,顿时一片混乱。
  林北辰满意地点点头,摸了摸小老虎,道:“乖,回头有小二和小三吃剩下的小鱼干,就给你吃。”
  小老虎眼睛一亮,旋即又气哼哼。
  啪。
  林北辰一巴掌拍在小老虎的屁股上,骑着小老虎,往前走了几步,笑呵呵地看着寇中正等人,不急不缓地道:“就这?我还以为公孙白回去都给你们通知清楚了呢,怎么又跑过来颠倒黑白,指鹿为马啊?”
  “也罢,老子今天就再给你们解释一次。”
  “最后一次哦。”
  “醉春楼这帮狗东西,眼红本元帅身边的侍女,要强行抓去青楼,我就算是打死两个,又有何妨?”
  “你口中被袭击的守城士兵,半夜袭来,口口声声要屠杀我云梦营地,呵呵,我们虽然是难民,但也是帝国子民,一群连番号都不戴的兵痞,随随便便就要屠杀我们?老子让他们做苦工,都是便宜的了。”
  “至于第三点,呵呵,公孙白将军,不如你来说一说?”
  林北辰说到这里,目光一扫,似是两道令人毛骨悚然的闪电,盯住了【小战神】公孙白。
  公孙白的面色,顿时尴尬无比。
  所有的事情,他都已经和寇部主详细汇报过。
  现在要他怎么解释?
  他只当是没有听到林北辰的话。
  林北辰盯了三四秒,呵呵一笑,也不逼问公孙白这个老实孩子,转而看向部主大旗之下的身影。
  他没有见过寇中正。
  也不知道寇中正的身份。
  但看到这胡子花白的老家伙,竟然当仁不让地站在c位,就知道绝对是带头的。
  “你……”
  他抬起手中的鞭子,遥指寇中正,道:“是带头的吧?好啦,既然都到这份上了,那就别说这么多的废话了,你想要怎么样,划出一条道来,本元帅都接着。”
  林北辰心里的主意很正。
  今天就是要好好地展现一下云梦营地的肌肉。
  敲山震虎,让内城里的权势贵族们看看。
  也让他们知道,云梦营地是招惹不起的狠茬子。
  以后别有事没事来找麻烦。
  至于说话流里流气?
  没办法。
  咱的人设就是个纨绔啊。
  这都是本色发挥。
  而且这副面孔,就是要给所有人传达一个很重要的信息——
  我林北辰就是一个冲动易怒刚到底的脑残,别和我玩利益交换、政治妥协之类的那一套。
  惹急了老子,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。
  “大胆。”
  “放肆。”
  巍山战部军中,数名将领齐齐怒声大喝。
  寇中正摆摆手。
  众将这才忍住。
  寇中正骑马缓缓向前,与林北辰相隔五十米,才勒马而止,淡淡一笑,道:“少年人,本将巍山战部寇中正,呵呵,本将没有一来就立刻下令军队攻击,已经是想要给你一个下台阶的机会了,可惜你看起来好像是还有点搞不清楚状况,不错,本将得承认,云梦营地的力量,超乎预料,但这并不是你可以对抗朝晖城大军的依仗,这点力量,远远不够看啊。”
  “呵呵。”
  林北辰淡淡一笑:“你对力量,根本一无所知。”
  哇哈哈。
  以前看动漫的时候,就觉得这句好好装逼。
  终于有机会说出来了。
  这感觉……
  真jb好爽。
  寇中正正要说什么,就在这时——
  “林北辰,今日死到临头,你还敢在这里狡辩,竟对寇部主如此无礼,你罪该万死。”
  远处传来了钱三省幸灾乐祸的大喝声:“寇部主,何必与他废话,直接一声令下,将这云梦营地,踏为平地,也好让这些乡下蠢货知道,谁才是找朝晖城的人,也让其他的流浪贱民们知道,聚众闹事的下场。”
  这个贵族少年,洋洋得意。
  但话才刚刚说完——
  啪!
  一支鞭子就狠狠地抽在了他脸上。
  公孙白身骑白马,握着鞭柄,一脸冰冷地道:“部主当面,你算是什么东西,竟敢插嘴指使?”
  钱三省被这一鞭子抽懵了。
  半响,他才尖叫一声,摸了一下自己的脸,湿漉漉全部都是血。
  “你他妈……”
  钱三省刚要开骂。
  一边的钱智大惊失色,连忙飞身一闪,来到儿子身边,捂住他的嘴,扭头道:“公孙将军,犬子不懂事,第一次来到阵前,手下留情……”
  公孙白冷哼一声,才策马移步。
  “爹,你为什么……”
  钱三省又急又气地挣扎。
  钱智死死地捂住这孽子的嘴,气急低声道:“你这孽子,不想死就闭嘴……军阵之上,部主之前,哪里有你说话的地方,再插嘴,为父都保不住你……不想要脑袋了吗?”
  钱三省的眼中,闪过一丝骇然之色。
  他第一次见到父亲这么对自己说话。
  他只好一脸不忿地闭嘴。
  “唉,慈母多败儿,都是你娘,把你惯坏了……”
  钱智只觉得自己高血压都快犯了。
  平日里不自知,到处吹牛说大话也就罢了。
  偏偏到了这军阵上,竟然敢在部主大人说话是插嘴……竟是蠢到这种程度?
  远处。
  林北辰骑在小老虎身上,一脸看戏的模样。
  那一鞭子,抽的爽啊。
  寇中正回头看了一眼,心中怎么想的不知道,但脸上的表情,却如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。
  他回过头来,看着林北辰,淡淡地道:“少年人,我与你父,当初也有几分交情,今日给你一个机会,把你俘虏的人都放了,再交出挖矿军,献出【北辰药丸】,把那份瞎胡闹的批文撕掉,再交出崔颢、柳飞絮等重犯,我就可以既往不咎,否则的话……”
  他没有再说下去。
  但话中的意思,却很明显了。
  林北辰长长地叹了一口气。
  “为什么好好讲道理,你非是不听呢?”
  他看着寇中正,一脸不屑地道:“你领着大军煊赫而来,想要以势压人吗?那就划出道来吧,看看你巍山战部硬,还是我云梦圣地强。”
  寇中正面色一变,道:“少年人,你可想清楚了,真的要与本将为敌吗?”
  林北辰仰天大笑,双手五指插入鬓间,直接给自己捋出一个大背头,点上一根烟,喷个烟圈,淡淡地道:“呵呵,与你为敌?你一个区区一个小部主,也配做我云梦圣地的敌人。你有什么手段,都使出来,也好让整座朝晖城,都好好看一看,我云梦圣地的真正獠牙之锋锐,让那些还想打主意的狗东西,都把爪子缩回去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